“八力模型”上《华文学刊》,“希沃杏坛计划”背后助力 -凯发k8娱乐

新闻资讯

希沃最新资讯,看这里

“八力模型”上《华文学刊》,“希沃杏坛计划”背后助力


专业的教育数字化团队正在更加深入地研究当下教学土壤。


日前,华南师范大学周晓清、焦建利、黄星云、卢珺曦和广东杏坛智慧教育创新研究院的罗行、梁杰共同合作的论文在《华文学刊》上发表,这篇论文叫《中小学技术精熟教师数字化能力模型构建研究》,通过访谈的方式,将中小学技术精熟教师的数字化能力模型摸索并构建。文中,一个关键的概念被提出,即“八力模型”,这一模型让目前中小学教学队伍中尚稀缺的数字化能力模型精细化,为技术精熟教师的教师选拔、评估和培养提供了理论参考。



在数字化教学的大背景下,教学队伍依然对技术精熟和数字化教学经验有需求,这一论文的出现让人们有了更具支撑性的思考方向。


希沃杏坛计划的“八力模型”到底是什么?它又是通过怎么样的研究方法对数字化教学先行者们的能力模型进行建构的?最关键的是,支持这篇论文的大量研究对象——技术精熟教师,这样极其具有示范性的样本来自哪里?



1.权威期刊论文中的“杏坛计划


教育信息化时代正逐步步入教育数字化时代,在数字化转型的初期,当下教师数字素养能力的构建和发展仍处于研究阶段。“数字时代背景下,中小学技术精熟教师的数字化能力由哪些要素构成”?


问题亟待解决,论文脱胎而出。


日前,《中小学技术精熟教师数字化能力模型构建研究》在《华文学刊》上发表。这一论文以技术精熟教师为研究对象,通过访谈的方式对25位中小学技术精熟教师进行半结构化访谈,提取它们的数字化能力维度的具体行为表现,期望总结归纳技术精熟教师的能力模型。


事实上,技术精熟教师作为特定对象的研究已有时日,这一名词主要指代那些自身技术素养较高、比较擅长数字化教学,并且以身示范、影响与促进更多同行从事数字化教学的教师。在推广数字化教学和中小学数字化建设的当下,对国内技术精熟教师群体进行研究有着重要意义,可以为培养、发展更多的技术精熟教师提供经验和参考。


然而,这样的研究样本通常来说无组织性,评估是否符合研究标准也有难度,如何找到25位符合研究标准的技术精熟教师是个问题。希沃杏坛计划为研究提供了中小学技术精熟教师的样本。


希沃杏坛计划是希沃旗下“以师育师”的教师专业发展计划,汇聚对教育始终保持探索的优秀教师工作者,并通过信息化的学科融合培训体系,助力更多教师专业成长,以创造面向未来的教育。在“杏坛计划”中,希沃为教师提供了数字化教学的线上与线下培训,同时支持加入“杏坛导师”成立名师工作室,通过开展沙龙、讲座等活动,让教师齐聚分享教学经验,共创优质课例,助力教师数字化教学能力的提升。


根据《中国教育报》的报道,截至2022年6月,已经有超过13万名教师加入了“希沃杏坛计划”,这为教育数字化发展带来了多样变化与多种可能。



论文提到了这些来自“杏坛计划”的研究对象均符合技术精熟教师:目前在基础教育领域任教、具有至少5年经验、热衷于数字化教学创新,得到过教育领域的正式奖励或认可,且在学校或区域有一定影响力。


而《华文学刊》是由新加坡华文教师总会与新加坡华文教研中心出版的教育类半年刊,致力于促进华文教学的理论与应用研究、传播有效的教学实践,被收录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海外版来源期刊,有一定的学术地位和权威性。


毫无疑问,这篇对技术精熟教师的研究在《华文学刊》上的发表,是技术精熟教师研究领域迈出的一步,同时也是“希沃杏坛计划”多年“以师育师”的重要成果,在信息化学科融合培训体系建设上得到权威认证的体现。



2.杏坛计划里的“八力模型”


希沃杏坛计划为了给教师提供更有专业性和价值的方向和目标,与华南师范大学的研究团队进行了深度的课题合作,通过专业团队的调研,输出了“八力模型”。


八力模型是什么?顾名思义,是技术精熟教师的能力模型由八种能力构成。而根据论文,除了八种能力,技术精熟教师的数字化能力结构还有更丰富的层次和结构,这一模型从左到右,自下而上,包括:动力层、基础层、关键层和引领层。这四个层次同时也展示出技术精熟教师由易到难、由低层次向高层次不断发展的能力成长路径。


动力层包括学习力和信息力,学习力使教师关注自身专业成长,主动探索和学习新的能力,而信息力则让教师更加高效地检索信息,使用信息。


基础层包括设计力、教学力和分析力,设计力是指教师将信息技术与学科教学进行深度融合,设计教学培训方案的能力。教学力是教师在数字化教学环境中组织、实施和管理教学或者培训的能力。分析力则是教师能够在数字化教学背景下基于数据进行学情分析,进行教学决策的能力。基础层的三个能力是数字时代作为教师本职必须具备的基本功。


关键层包括的能力有指导力和协作力。指导力可以为其他教师做出表率,进行培训。而指导力也使得这些教师借助杏坛计划的平台创建个人名师工作室或成为学科带头人,在团队内外沟通中具备协作力,已获得更多的支持和资源。


八力模型的最后一层是引领层,这一层是技术精熟教师形成的领导力。这一力量辐射的对象更加广泛,拥有领导力的教师会领导其他教师和相关利益群体持续实现群体或组织的教育数字化发展目标,包括愿景规划、团队建设和推广应用。


研究得出,这四种层次、八种能力共同构建了技术精熟教师的能力模型,而这“八力模型”也很好地为教师群体在数字化教学大背景下提供参考,更好地让他们实现转型。“八力模型”同时也体现了希沃杏坛计划的专业性,教育数字化为教师职业发展提供了新的路径和平台,而杏坛计划就是一个专业、强大的平台,也做到了为高质量教育体系建设做贡献。能够作为“八力模型”的研究样本,是希沃杏坛计划在以师育师道路上的成功。



3.在杏坛计划,发展技术精熟教师


《华文学刊》上发表的《中小学技术精熟教师数字化能力模型构建研究》也是希沃杏坛计划发展成果的检验。


八力模型的研究离不开希沃杏坛计划发展的技术精熟教师。正是因为希沃杏坛计划的专业性和权威性,更多的技术精熟教师才得以在该平台源源不断地出现,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发展体系。在《中小学技术精熟教师数字化能力模型构建研究》里,许多内容都印证了希沃杏坛计划发展的教师在八力模型中的突出表现。


比如学习力,一位老师提到“要有终身学习的理念,要不停地学习新东西。”比如信息力,一位老师说,“我想要一个更好的途径去系统地学习,我就自己去搜索,知道了某某公众号,里面有很多学习的内容”。有老师提及“教师的教师的表现力要好,就是他要控场能力强,要有气场”,而临场反应也被视为教学力的一种体现,这位有教学力的老师还提到,“我这节公开课事先没有跟学生预演,结果拿了省级优质课,评委说他特别喜欢我在上课时,学生这种临场的真实反应”。在引领层,成立了个人工作室的老师会说自己会“带着老师外出学习”、“给一些老师机会去做培训”。


诸如此类的案例都说明了希沃杏坛计划发展的教师在数字化教学大背景下突出的教学能力,他们借助平台成长,又反哺这个体系,让它生生不息地成长壮大。


2015年起,希沃教师发展中心开始关注教师信息化应用能力的提升。8年来,希沃完成的线下培训覆盖了430万人次,来希沃进行线上学习的教师用户也超过了660万人。除此之外,希沃还努力地推动数字化应用与教学的深度融合,让符合时代背景的数字化教学在校园中生根发芽,赋能更多教师,帮助他们实现数字化转型,推动教学能力进步。


于希沃杏坛计划而言,《华文学刊》的研究是助力教育数字化建设的又一次有益实践,让更多技术精熟教师的梦想成真,也是平台发展和创造更多技术精熟教师的信心源泉。相信在未来,希沃将继续陪伴教师们成长,通过杏坛计划发展更多符合“八力模型”的技术精熟教师,共同创造优质的数字化教学环境,建设教育数字化的未来。


end

网站地图